昆仑山动漫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3|回复: 0

[评论] 行走途中,我为封神倒数十秒 by Sorry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21:25:55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行走途中,我为封神倒数十秒

倒数计时,十,九,八,七,六……
闭上眼,心中默念起一串名字。它们一个个不由自主地浮上来,似乎变成我的一种本能。


倒数第十秒的天化:
风之旅人,风之歌

我看着你拖着血流不止的身体,彷徨站在原地。
小时侯仰望着父亲的背影,长大后却也差不多高了呢。但我知道在你心里,父亲永远是那样高,高得遥不可及。
也只有飞虎了,也只有他才能和闻仲惺惺相惜。可这样的英雄并非谁都能做的——而你有自己固有的执著,那是曾经多少人为之感动的执著。
“伟大”。原谅我找不出更合适的词形容。我发誓没在撒谎,这一刻我比任何时候都严肃。事实也确实如此。在我心里,在太公望心里,在所有人心里,你曾经伫立在那里,并且长长久久一直下去,永恒直到唯一。
因为你是我们的天化。
从来你都有相同的信念:超越父亲。那么天化你知不知道,看见你选择的路,飞虎一定是笑了,暗地也骂过几句,骨子里却是在骄傲的,为你的懂事和成熟。你,是他引以为傲的儿子啊……
飞虎离开了,迷惑后你下了决心,想做的和该做的——我早也知道那是一种注定,于是我高兴着,并哭泣。我说人即使明白,也难控制好感情。
想起你,总是这样的画面:抱着膝,仰望天空,思绪也不知飘在哪里。这时候天很高也很蓝,云很淡风也很轻,忽然间感觉你离天堂真是很近很近。这想法一时让我措手不及,慌乱间不知所以。
因为我害怕了。我害怕再见到你被封神的那一瞬,我曾经很努力地说服自己不去相信。只可是事实陈列眼前,被好好地表在历史书里。于是我想起,那一天的云也是同样的白,天空依然是同样的美。它们见证了很多很多的离去,也许,是太多太多了……
最后我缄默不语。到而今才旧事重提,多少有点无病呻吟。但我很想替所有喜爱你的人和你约定,很想很想很想——时间由你,地点我定:
新视点,星象馆。
我会和所有喜爱你的人一齐等待。不见不散……

倒数第九秒的杨戬:
他们说,情短情长

他们说最喜欢的,总是难以表达。
很多次,很多次我想开口,却什么也没说。或者是不知从何说起吧,那太过绵长的爱,已然让我找不到开头。
合上书的时候我长长地吐一口气,那是深不见底的叹息。这时候心里满是想哭的温柔,沉甸甸地、溢满了的,压着我的舌尖使我动不了唇齿。
真的。当我下了决心说我的喜欢,偏偏还是欲言又止。
他们说喜欢就是喜欢,不需要理由。
只是因为被感动过吧。虽然可能已记不清是哪一时哪一地的事,却,真真实实地经历。
而我清楚地记得,那一刻有着怎样的呼吸,怎样的心跳和什么样无可比拟的感叹。
我看着你轻轻返身,风吹过来,挽起了你的长发。阳光落下来,拉长了你的影子。我想你的过往,你的不安,是否就这样被太阳埋藏?
他们说你儿时的可爱,以及种种的可怜。
我笑着不置可否。
这样的你,究竟是封神中怎样的存在?最初以妲己的形象出场,尔后是显山露水的才华,再后,层层叠叠的真实,一丝丝地抽剥。
那时候你是自负和自卑的矛盾体,双肩背负怎样的痛旁人不得而知。有人在一边心不在焉地看过,把一切当成一场闹剧。也有人不露声色地观察,待到结束的那刻是无以言喻的惆怅。
他们说人哪,总是习惯于在别人身上找自己的影子。
也许吧。毕竟我们都不是完人,自然会在乎自己身上那些有的没的。最初对你的关注,大概也是出于这样的理由——谁都一样,谁也有不愿示人的一面,谁也无法毫不介怀全不在意。于是我看着你,仿佛看着另一个自己。
气定神闲地嚣张,泰然自若地伪装。
叮……当……我听到自己的心落地的声音。清澈悦耳,铿锵有力。
他们说情短。
他们说情长。
他们说情感未必能永垂不朽。
他们说他们的,我有我的坚持。
我承认我写不好你,因为最喜欢的总是难以表达。
我承认我的固执,你是我的主角,从来都不曾改变。
我承认我无法保证一辈子,但我坚定着我此刻的真心。
封神中我最爱的你,杨戬……

倒数第八秒的太公望:
我有整个世界要给你

古人们很是聪明,他们创造了那么多那么多四个字的词语。然而我始终找不出合适的来形容你。是因为你太过复杂,总有太多的层面,叫我无从归纳。
既然如此,我只有老老实实说自己的想法:你,是一个痞子。从我看你第一眼就是。
你歪了嘴什么也不说。
曾经我以为你是幸运的,没有闻仲的羁绊,也没有杨戬的孤独,只有漫不经心的举止,和无所顾忌的笑容。不安被掩藏地彻底,它那样完整地被你收拢。
真是讽刺。你对所有人敞开了关怀,独独缺了自己。你以为那些回忆久不去理会自然逐渐淡忘,你以为如此。然而不是。它们那样真实地镶嵌,直到多年以后被解了封印,依然醇香浓烈,依然疼痛彻骨。
于是你开始导演那一场自欺欺人的戏。骗过了别人却瞒不过自己。
却或许是我一相情愿地揣度。我以“痞子”二字轻易给你下了定论,有一刹那苍白脆弱得经不起推敲。我不清楚究竟是你的伪装得无懈可击,还是我的直觉出了问题。只不过,纵然身边的的一切早已沧海桑田,我仍看到了你的气定神闲。玉鼎被封神后,天化被封神后,普贤被封神后,十二仙被封神后,都是。
错了,一定是有什么地方错了。始终我都以为就演戏而言无人可能做到完美,一切纰漏也无法找寻是无稽之谈。真实和虚伪之间的距离开始叫我难以估摸。它们中间似乎隔了一层介质我无法检验。
后来我知道了王天君。那可以说是与你并列的存在,尽管很难相信,但的确是事实。连反驳的余地都不容了。我也终是套着了借口,说你的永不正经传自吕望,其它种种的不协调来源于王天君。我替自己找了冠冕堂皇的理由,很有点心满意足。
所以我说你,是一个痞子。从我看你第一眼就是。哪怕到最后仍是。
太公望、王天君,亦或伏羲。整个过程背负了太多的担子,心虚得抛不开也放不下。
多久以前听人说,任何口中骂着你的人,心里面都是欢喜的。更不必说那些整日挂在嘴边的了。
当我指着你的鼻子大声说“你这只笨骡”时,偏偏最能够信任你。是的,我有整个世界要给你。其实我也知道你担负的不只是一个世界,而是所有的世界,在漫漫长途中守侯了几个世纪。

倒数第七秒的普贤:
你的眼泪是永恒的结晶

头顶着熠熠的光环,脚下是是白云生风,普贤,早就该超脱物外。
你应该是个隐士,笑容嫣然地坐在夕阳下垂钓。只恐怕那世界没有桃花源,谁也无法置身事外。
你离开的那一刻我没有哭,因为我明白你走的甚是平静。你是甘愿的,太多事早都了然了,太多事早都预见了。甚至于透彻得太过辛苦,惟有无力插手的揪心疼痛。你的选择终是希望能为结束划上句号,但仍未能如愿,即便赔上了这许许多多性命,依然不能。
事实给我们的往往是无奈。你连逃避都不能,身为十二仙之首,不得不直面惨淡。有人说你的无私,他们说你为了昆仑舍了命;有人说你的自私,他们说你为了望赔上了十二仙。这个问题我始终不愿追究,我以为你只是按自己的想法去做,如此而已。无论结果或后果。
“小望,要达到目的,就必须牺牲一些人……目的越大,所牺牲的人就越多……但我们并不是自暴自弃,这是我们自己决定的事,所以我们既不需要别人的同情,也不需要别人的怜悯……只要别人为我们感到悲伤就够了……”
你离开的那一刻我没有哭。我只有无望和悲伤,堆砌满整个思想。什么同情,什么怜悯,都没有。我只是对你的眼泪记忆犹新。我记得那一天,你身后猎猎的风和无边的云;那一天,你纤细的肩膀承担了太多的重量;那一天,你把视线移向远方,眼泪落下来,变幻成永恒的结晶。
我不知道究竟有多少人因为你柔弱的语调和温柔的微笑为你倾倒,但我想肯定有人和我一样因为那一滴眼泪而义无返顾地喜欢上你。那一滴足以纪念一生一世的眼泪,竟成了我纪念你的唯一方式。
想到这里我无措了,亦或是说我茫然了。我依稀记得在很久很久以前同样是一个云淡风清的日子,你和望静静地坐夕阳下相视而笑,彼此间的默契不言而喻。我猜想很久很久以后你会在一个清冷安静的早晨,独自坐在河边,依旧是微微笑着,只是身边已没有了望。——独独这一刻、独独现在,战斗铺排眼前,你做不到心安理得地不闻不问。“小望你还不能死……”你就这样平静地说着,平静地接受即将到来的死亡。
你是个出世的隐士,正因如此才活得格外沉重。总有太多的力不能及,叫你痛心疾首。却偏偏,还是像最天真的孩子,笑得一脸单纯,连苦涩的痕迹都不留。你如愿了。正是那亲切而遥远的笑容,疏远了旁人聆听你心里哭泣的声音。
我深刻记得那一滴眼泪,那足以纪念一整个天长地久的眼泪,它带上你竭力掩藏的难过,岁岁年年地长眠后,沉淀了,升华了。它被我小心翼翼地安放在我的记忆,成为长长久久亘古不变的结晶,伴随我走过一路风景,走过春夏秋冬。

倒数第六秒的哪吒:
身·心·魂

法宝人吗?不过是把心和魂放在另一个身体,并不影响其他。所以你,应该和普通人一样,有父母亲人,有朋友伙伴。
初时认识的你,只是个单纯的小孩,一心一意盼着变强,看到杨戬就上前去问:你很强吗?
我笑了,因为你的孩子气。
我兴匆匆地跑上前要采访你,挺不知趣地问到你的痛处。我刻意地触及你心里最不愿示人的温柔地,然后猜测一连串的反应。哦,我真是狡猾,明明知道了还想看结果以便总结一句“不出所料”。
母亲呢?
你果然什么都不说什么都没说,只是露出依恋的眼神。
李靖呢?
“我要……杀了他。”果然啊,你连最后延迟的语速都估计在内了。
金吒和木吒呢?
“两个笨蛋。”你始终学不来说谎,这样说自己的哥哥,又何必是又爱又恨的口气?
太乙呢?
“……也是个笨蛋。”你迟疑着,可是心里面的感激,还是叫我给估摸到了。
那么……天祥呢?
“只想……照顾他。”——被人关心和关心别人,都是美好的事吧……
我笑了,因为我的料事如神。你才是最藏不住心思的人。
我永远记得你倒在太乙怀里的样子,再也不是凶巴巴的小孩,而是终于找到父母的迷途羔羊。温顺地,叫人惊讶。
可是太乙没有。天底下没有不了解自己孩子的父亲,所以,只有他没有。
他只是笑着面对所有人,以难得的认真口吻说:“因为我们,都是哪吒的亲人啊……”
你比马元幸运。了解他的只有你。了解你的却有很多很多人。很多很多。他们都希望你能够快乐,他们没有把你当成特别的、突兀的存在,而是敞开胸怀接受了你。
你的身也许不属于你。但你的心和魂一定只属于你,你的快乐也属于你。
我笑了。因为我想你一定可以幸福的。一定一定。

倒数第五秒的玉鼎:
你的肩撑起他一片天

我听到前面的男生神经质地叫嚣:“我美丽的生物试卷啊!”我的第一反应不是我59分的生物成绩而是赵公明,可见我已经相当有水准了。当然之后的条件反射让我本能地想到封神——杨戬,然后想到你。如此反复多次,以至现在我已经强化一听说“我美丽的XXX”就想到你。
我猜元始是很有心机的一个,他早也算计了种种,把杨戬交给你照顾,不是无心实属有意。他那样小小的推断,拉拢了未来的“天才”,实在高段。
外人眼里杨戬是天才,在你眼里仍是需要照顾的孩子。是啊,只要保护他,就够了……
红水阵里的雨,一滴滴地落下。你在雨里护着他,一步一步向前。口中是喃喃低语:“你小的时候,我就是这样抱着你在雨中走……不让你淋湿,不让你着凉……你长大了呢,杨戬……”那一刻才恍然你爱得深沉,那样深那样沉地使我呜咽着说不出话。
我常掺想事后你是否后悔当初的一切。毕竟你的牺牲完全是不必的。我用了“牺牲”二字,尽管你说你不是高尚,只是希望,能让他少受一点伤害,就足够。
“他已经受了太多的苦……”你笑着说,眼睛弯成好看的弧线。
其实呢,对于你,我一直是不太了解的。印象当中,你似乎有些玩世不恭,会得意地摆出胜利的姿态;有时又是自信满满,大约杨戬的自负便传承自此吧。说真的,只此而已,若有其它,那便是你对他的爱,已经让所有观者的感动跳出了纸上狭隘的框框。
我想象他小时侯被你搀在雨里走的场面。也许唯一不同的只是他现在已经成长独立。大概在你的眼里不是吧,父亲心目中的孩子是永远不会长大的。
我说我真的要谢谢你,是你的肩撑起了他一片天。
我说你其实感谢太公望吧,杨戬虽然被夺去了最初的幸福,却也因他得了之后的幸福。
我说,你的弟子,杨戬,现在过得很好,能正视自己了。
你始终笑而不答,但我看出了你笑容里的真心。

倒数第四秒的老子:
我哭不出声音。

我哭不出声音。
我哭不出声音。我已经等待了很久。不知还要等待多久。
我跟邑姜说要见你。她把我带到你跟前。好啊好啊,你果然在睡觉,一副“我是美形我怕谁”的样子。
我拍着你的肩膀一直拍到你醒来。我说历史的道标已经不在了,你还睡什么啊你你你。你眉毛一抬:“我要去睡了。”
你的出现是突然的,太公望找你前我一直不知道,好象妲己身后的BOSS一样高深莫测;而我也以为你只会匆匆地惊鸿一瞥,谁知道你会应了申公豹之请出席这最后的洗礼?
因为,最后的战斗要开始了?
好好好,我知道我恶俗了。
现在做梦的话,不会再辛苦了吧?你轻轻闭了眼。
我暗暗骂你的懦弱,我忿忿地申讨你的逃避。你以为一心监视女娲把其它抛下就算是伟大了吗,你以为了解未来却保持缄默就算明智了吗,你以为啊,我喋喋不休地把话说得抑扬顿挫,最后长叹一口气。
其实,我早也清楚你的无奈。
很多事往往身不由己。大约你一直在等那个可以改写历史的人出现。我只奇怪你为何不愿亲身尝试,恨得我又咬牙又切齿。
女娲的存在你是知道的,历史的道标你也一样明了,那曾经是你难以启齿的痛,一直压在你的心头叫你开不了口,甚至情愿独自承受,是才不愿诸诉于旁人。
过于睿智的人,总是过于痛苦。
你的寂寞无处宣告。怕也只有申公豹——那个和你一样难以捉摸的人,才能真正理解你,尽管他惯于不露声色地掩饰。然而你们相视而笑,彼此的默契没有声张。
我却哭了。我应该哭的。并且是哭不出声的悲切。
全世界没了声息。

倒数第三秒的妲己:
我读不懂你

人都说聪明女人的心思最难捉摸,内里绕起了无数的结旁人无法看透。
所以,我读不懂你。可是,你,又何需叫我读懂呢?
想来小时候我真是单纯得可以。那时我被数次告知你种种的不是。“妲己是坏蛋。”我居然说得一字一顿。
这种思想照理是根深蒂固的,毕竟儿时的天真现在都无处找寻了。然而最后还是轻易地为你折服,轻易地,仅仅是因为漫画里小小的一格。
你是墙边倔强的蔷薇,开出了滴血的鲜红。那是旁人无法得知的娇艳,寂静地绽放于每一个角落。
蔷薇带刺,却让人情不自禁地采摘。结果势必两败俱伤。
蔷薇有好听的名字叫玫瑰,分手时成了可笑的讽刺,偏偏还是被人们追捧着。
蔷薇猩红的花瓣,醉了多少不明就里的人?
你是带刺的人,不愿叫别人触碰接近的人。心里的秘密只有到最后真相大白才会诏告于天下。
是的,泄露分毫,都不行。
明明是有情有义的女子,还要装着冷酷无情。炮烙之刑,酒池肉林……一切都是摆给女娲看的调调。暗里只是盘算挑起昆仑和金鳖的纷争,好叫昆仑将矛头对向女娲,再后坐收渔利,达成自己的目的。不是自私,而是伟大让周遭难以理解。
和这世界化为一体,才是你最终也是最挂心的理想。
救了贵人,救了伏羲。
“永恒的女性,引导人类走向进步。”这句话相赠于你,再合适不过。
——我读不懂你,我读不懂你。我是人群中活得辛苦卑微的一个,那样渺小恣睢的一个,我没有如此远大的抱负和宽容,来读懂这样的你。
并且你是不需任何人解读的。只要深刻明白自己在做什么就已足够。
蔷薇地盛放了一季的美……

倒数第二秒的飞虎:
背叛

出走就是背叛自己的忠心,留下则是背叛自己的良心。
朝歌,是再也无法呆下去了。这个死了自己的妻和妹妹的城里,和城里凶手呼吸的空气。于是带了一家老小,闯过五关,并且遇上阳光下凛然登场的天化。
依然是武成王,往事却追不回了。
黄飞虎是一个英雄,是能和闻仲肝胆相照的朋友,是能让天化钦佩敬重的父亲,是能使太公望委以信任的占有。你的人品气度无人能及。即使不是仙人,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改变什么,却以自己的血泪谱写了一曲悲歌。
那个敢于和闻仲针锋相对的你,那个直面无望依然勇敢前行的你,那个生死关头不忘教训闻仲的你,是真真正正的黄飞虎,是真英雄。
你被人所信赖,不啻于你的能力,更是由于你的人格,你灵魂的所在。所以即便天化成了道士,依然觉得追不上你,因为的的肩膀太过宽大伟岸。你,是封神了最坚定站立的一个。
你被封神的那一段,我怀疑了再三,反复看过几次才低头承认。整个世界黯淡了颜色。我酝酿了如此之久的眼泪无声无息。
曾质疑过你是否迷茫,关于那一场背叛,任何一个身为人臣的忠诚之人都会有些微不安。你也曾有过。却未必是因仇恨被冲走。只是你的爽朗不羁,片刻间将无谓的纷扰抛弃。
背叛了殷,和最好的朋友反目,到底不愿违背自己的良心。看出殷朝的命不久矣;顺应历史,认清朝歌的腐朽贫穷终需有个休止。
你是真的英雄。那样真实地伫立于人们心中。那仿佛天那样长地那样久的真实,那样真实使我彻底折服。

倒数最后一秒的闻仲:
拔剑四顾心茫然

一座山倒下去,殷的支柱倒下去。世界分崩离析。
一直以来我相信你守护殷的信念,一直以来坚定不移。为保护重要宝贵的东西,拿出不渝的勇气。
保护殷。多少年来你守这句话看过物是人非,长长短短的多少年,也许连自己都记忆模糊了。尽管我了解你手持禁鞭的强大,然而会被往事牵绊一生的你,是脆弱的男人。一直如此,从未更改。
许多年以后你认识了飞虎。湖者就是所谓命运的牵引。那个解开你心结的人,注定要与你相遇。幸或不幸不过咫尺之遥。他让你动摇了方向,在你无意间成为你的最可珍惜,他让那久远的承诺在你心中易位。却正是这一路走来的不知不觉,叫你追悔不及。
“飞虎死后我才知道,我想保护的,是那个有飞虎在的殷……”
“其实我知道,那个殷,再也回不来了……”
你低低自语,你退下面具,你的辛苦奔波终是到了尽头。终于也是放慢脚步,转身回望。
你伴随殷走过了很久很久,连一路的脚印都销蚀不见。其实早已乏了身心,早想放下整肩的担子,但依然亦步亦趋,缓缓前行。人前始终冷漠轻蔑,身后却是疲态尽显。
人们口中还在传诵,人们口中还在低语。你的是与不是,那早就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东西。
最初的答应就偏失了方向,以至之后的一错再错,挽回无术。
仅仅是这些微的偏差,拖累了你此后的路途,沿了一地竭心竭力的小心翼翼。
你茫然过。我相信你茫然过。这是你怎样都无法遮掩的。拔剑四顾,四下却没了人迹,心里是无以言说的寂寞。
是希望飞虎能与自己一起畅谈欢笑,煮酒论交。但彼此却岔了路,走向截然相反的归途。
你被封神的那一天,天下缟素。一座山倒下去,殷的支柱倒下去。世界分崩离析。

……五,四,三,二,一。
零。
我空白了脑海。我在手心画一个圈圈。我笑着说我会记得你们,我会。
我一路经历了无数的过程,一直到这一刻、这一秒,我深刻记忆,难以忘却。
这十秒钟只属于你们,我还有数不尽的绵长路途为你们延续。
行走途中,我为你们倒数十秒,同时一手拳掌未来乾坤,一手执着你我的悲喜。
微笑。哭泣。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昆仑山2  

GMT+8, 2018-9-21 11:09 , Processed in 0.04754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