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动漫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6|回复: 0

[评论] 前生日记 by Sorry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21:21:08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前生日记

我站在花间数着裙子上的白格子,黄色的花瓣飞舞过我的额头。虚无的世界和渐远的行者,也被这茫茫的花海映得有声有色。
我守在原地整整三十二个世纪,却与我等待的东西失之交臂。于是我把身体埋在土里,发誓永不出离。


如果再给我多些时间,我要将你的一切纪念
那一天你一走没有回头,时间暂停一秒,这才意识到,原来我已经错过你——天化。

10月18日。晴。天空有绚烂烟花。
今天是烟火大会,西湖边上人声鼎沸。多少人一起看烟花的短暂美丽,欢呼雀跃。烟火七彩斑斓,却只驻足须臾。我想魂魄应该比烟火更美,它那样光灿灿,闪耀耀,稍纵即逝。只是被封神时,没有热闹喝彩,只有悲伤铺天盖地。
我想灵魂应该是再纯洁不过的东西,不关善恶也不带尘埃。更何况是天化呢,更何况是那样熠熠地站在阳光下的天化呢。
我没有去看烟火。我不知道自己会不会对着旁人欢畅的笑而泪流。

10月20日。晴。屋子里没有光。
今天写了《行走途中》的补完。长叹一声。现在已是晚上十点二十八分。
明年,天化应该上了星象馆了吧?然后我们又为谁忙碌请命,我又会在哪里为你祈祷,我都不知道。
是啊,未卜先知这种事,我怎可能做到,否则又怎会眼睁睁见你被封神,心痛突如其来招架不及。真的啊,为什么会没有察觉自己对你的喜欢,偏等到你离开才追悔不迭。
我真该打。回想你每一个自信的表情,每一个坚定的手势,竟然都叫我痴迷不已。
我关上灯拉上窗,屋子里没有光。一片黑。我站在窗口看车辆来来往往,看天空星星点点,满心惆怅。我又趴在桌前胡思乱想,开了灯,明亮的灯光把我的眼睛刺伤。

10月27日。晴。墙角长了嫩黄的小花。
走出家门时瞥见墙角的小花,嫩黄嫩黄的,还有娇弱的芽。有点点意外。想不起它何时开出。并且这些天都没有雨,倒叫它贪享了阳光。
想起你的出场,似乎就是这样。站在高高的城墙,身后是耀眼的太阳,墙下是盛开的小花。还有清风拂面,还有白云追逐。
我的眼泪没有止住。
我真丢脸啊,我怎么就这么轻易哭了呢?我怎么就学不来你的坚强?
可是。可是可是,我做什么都无法挽留你。我多想任性一次去拉你的手,但是我知道没有用。没有用,怎么会,没有用?

11月3日。阴。天边浓云高挂。
早上起来风很大。一路上是萧萧而下的无边落木。天阴沉沉的仿佛要掉下来。多少天来这里第一次有了秋天的感觉。我以为会下雨,担心回不去,却发现多余,结果没有下,又很不给面子的让我在体育课跑了几百米。
我以为天会哭,原来没有。它伤心了一下,却没有哭。它到底不如我的脆弱。
回家的时候看见屋下的小花依然活生生。我笑了笑说总会下雨的,上帝总会忍不住的,它的韧性也有限度。转念一想,既然今天会为他伤感,当初为为何选择让他离开?
狡猾啊。在玩弄别人悲喜的同时,偏偏也留了遗憾。
结果我又能怎样,还至于郑重其事外加死皮赖脸找老天“请把天化还回来,请”。结果它自然是没理我。
上帝。这个人,我恨上了。

挂钟敲过十二下。又是崭新的一面天。东方眩目的光晕我不敢逼视而是直视。因为我怕你会逆光站立着出现,而我又不曾留意。
然而我却再找不到你,天化。
只有再翻开手边厚厚的二十三部封神,一点点重读关于你的细节。
当我再看到你被封神的刹那,世界暂停,时光倒转,呼呼地把我带回到有你的记忆。
原来我曾经错过你。原来我已经错过你。到如今,给我几生几世都追赶不上。

我想要御风而行,随你浪迹天涯
你是风儿,我是沙。
写下题目时就联想到这句话。呸呸,我真恶俗。
一众受不了肉麻的MM刚冲上来就被更多那家伙的FANS踩在脚下。打着大大的横幅“打倒国民党”、“声讨XXX”等等等等,不一而足。
……嗯,对不起,我真不是有意的。
其实我一直不想承认,自己居然喜欢了一个阴险狡诈耍流氓的混混,史上唯一比我还无耻的人。我丢脸。打我。
打我我也要说,我曾经想过,也许现在依旧没有放弃的奢望:要和你一起旅行,去远方流浪,一起看日落日起,一起看历史轮回。
你倒是干脆地拒绝了我,索性连面都不露。
太!公!望!我咬牙切齿地骂了你,落得个被痛扁的下场。

11月4日。多云。风吹得我心慌。
物理老师是狠角色,每天一张试卷绝不落下。我恨恨地说要我做物理试卷我宁可不吃饭,结果前面的男生一脸惊恐地回头看我,琢磨是不是把我送精神病院。
中毒太深,没药救了。
如果你和我吹着同一阵风,如果你听到风声中我的述说,你。会不会暗自笑我的傻?
是啊,我真傻。傻瓜的我,会喜欢你太公望。
对啊,今天风很大,很大很大,吹得我面上冰冰凉。心烦意乱。所以我说的,你大概能听到吧?
都开始嘲笑起自己了。每次我见你变成一只简笔画的骡子溜走,每次我都不爽地责备你的懦弱。结果最后你成为那么正经那么严肃的伏羲,我就是习惯不了,我就是接受不来。
……我知道所谓人类的劣根性,其中之一就是错过后才懂得珍惜。而我,恰恰是再普通不过的市井小民。何及你的伟大。
我居然又了“伟大”这种词,本来我以为再怎么也不适合用在你身上。

11月5日。晴。阳光爬过了窗。
做在靠窗的位子,阳光温柔地洒在肩上,暖洋洋。窗外是青草绿地,二十世纪风格的建筑,透着古老沧桑的气息。
我在这个有着悠久历史的学校呆了两年。这个颇有日本味的学校。我喜欢这里的花花草草,日式风格的矮墙。明年我就要离开它,明年春天最后一次赏这里的樱花。传说是当年鲁迅亲手种下,每次经过都洒了一身的香。
我还有七个月要在这里度过,短短的两百天。可是我知道一旦离开就再难回来。时间无法倒退,否则就不会后悔,就不害怕失去,你的足迹,或你的身影。
时间一分一秒,毫不眷恋沿途的风景。所以当我停下脚步,就担心抓不住我的属于拥有。
留不住你,这个我永远无法揣度真心的人。

11月6日。晴。早晨天灰茫茫。
昨晚下了雨,地上湿答答的一片。九点后的太阳竟散开了花。
世事难料。我一直相信纵然物是人非,你仍会守在愿地。因为你是最初的人,我以为你总会守着世界的变化。
可事实狠狠地扇了我一个耳光。
你曾经说在普贤面前,不需要故作镇定,不需要掩饰慌张。
我从来不了解你。在这个班驳混沌的世界,你扮演了救世主的角色,却难以被周遭理解。更何况你可以收起自己的心情,摆出无谓的姿态。
最后的最后,你背着风。风向哪边吹,人往何处走?

结果你还是消失不见。不等我说再见,不等我来道别。
伏!羲!我捂着被打肿的脸大声叫你的名字。风很大,也许你能听见。
其实你知不知道,如果我有翅膀,如果可以飞翔,我要顺着风的方向,去追你的脚步。
是啊,那个有你的地方,我是要去的。

北国的冬天下了雪,落在面颊结了冰
桃源乡,会是个不知魏晋没有夏冬的净土吗?如果那里有冬天,如果那里会下雪,那时候的老子会想些什么?会冷吗?会寂寞吗?醒来以后,对着雪景,会惆怅吗?
老子,请给我一个回答。

11月7日。晴。冷空气莫名来袭。
一整天的烦躁不安,却被告知冷空气即将来临。
傻愣了一下。也对。毕竟已经11月,毕竟已过了半个秋天。
其实我不可能去预料什么,更何况是天气预报都越来越不可靠的今天。太公望说的,路嘛,总是走着再瞧。
可他说他看见了未来,三千年四千年的一切,万事万物皆归脚下尘土。你,还要那么拼命吗?
被他猜到了。即便我们被设定好了未来,即便明天的不幸可以预见,可我们还是照样一天天生活,一天天呼吸,不是吗?路还是要一直走,生命还在一直延续。碌碌无为也罢,我们总归是要和着自己的心跳一秒一秒地数。如果我们知道,十天后是世界末日,会有谁先举刀挥向自己?
他说自己是无为的,看透了未来的种种,就倦怠地什么也不做。两手空空,自然什么也改变不了。
如果真的能大彻大悟,那么他自己呢,可曾想过,一辈子蜷缩旁观,就不会遗憾了吗?

11月8日。阴。大雾,模糊不清。
加了件外套,裹在身上,匆匆赶到学校。
老子,我也知道我一天天得过且过,可是我真的只能走这条路。去高考,去工作。
然后呢?自己也不清楚了。
三千多年前,封神计划,历史的道标,使多少人的轨道偏离了原有的圆心?
我知道你不是哪吒,把战斗当成娱乐场,没有敌手时,依然和亲人们热热闹闹,或陪天祥玩耍。
我也知道你不是伏羲,打败了女娲一了百了,和申公豹一样做了个闲人,四处逍遥。
我更知道你不是杨戬,最终背上沉重的担子,肩负了整个仙界的正常运作。
你呢?当轰轰烈烈结束,仍然在羊背上睡觉。只是再不需要追着女娲的梦一路奔跑。那么真的就此简简单单地睡去,一直拒绝打扰,多少年都不苏醒?
我心里一阵悲。我还想再看你睁开的眼睛,想盯着你的双眸问:你,真的甘心?

11月9日。雨。花瓶里的水澄清澄清。
太阳当头照,花儿对我笑。我要睡懒觉……明天期中考……
慢腾腾地起床,打发一周中唯一的清闲早晨。下午还有满山的功课等我完成。
老师说谁都羡慕那个懒人。谁叫我们都背着四面八方摇摇欲坠的压力脱不了身。
太上老君,我们眼前的这个人,真的就是三大仙人之一?元始天尊和通天教主都被岁月磨砺,面上早是不计其数的沧桑痕迹。而面前的他,碧发金瞳,形容清秀,那样年轻那样不近烟火气,似乎有着一种不真实的距离感。然而这终究是事实,我们惟有点头承认。
想来老子是没什么责任感的。他不像另外两大仙人去兢兢业业地创立仙人界,即使和他们谈论历史,依然心不在焉,打打哈欠说要去睡。庸懒,无所事事的,三句话岔到了旁的事。正是不愿提及那份不快。
可是,老子。假使不能和你一起置身自然地呼吸,那么我也想看你认真一次,一次就好,我也想知道,是不是人的一生,真的可以什么追求都不需要?

我看见北国的冬天下了雪。雪花一片片飘落。降在他的面颊绽开了妖娆的花朵。
他抬头望着天空,似乎若有所思,又似乎没有。他甚至懒得伸手抹去眼角的冰屑。
老子,老子!我叫着他的名字,隔了很远很远就开始叫,他没有停留,而是顾自往前走,渐渐消失在天的一边。我追不上,再怎么也追不上。永远追不上。
不可以给我一个回答吗?真的愿意,抛开这个世界,一个人,无拘无束,自由地,一步步向前走?
他没有答我。他本来就不可能回答我。只留下茫茫天地间一个背影,在遥远的地平线处。

那所谓“幸福的终点”,我一直寻找,却没有找到
我们一生都在追逐幸福。如果生命无限长,那么或许可以耐下心等待幸福叩门。
可惜没有。无限的是宇宙时空,连地球都会走到尽头。
所以啊,申公豹,我,怎可能像你这般逍遥?

11月10日。雨。水珠顺着发梢往下滴。
风从儿边掠过,雨顺着额前的头发往下走。冰冷冰冷。
晚上回来夜色已经沉了,四面起了灯光。到家的那一刻溢满可前所未有的温馨。有家可回,有路可走,于我而言还是美好的。
今天是期中考第一天,皱了眉,为没考好而闷闷不乐。
有点可笑。好歹也是自认不耽于世俗的人,怎么就为这点事牵走了心绪?只能摇摇头,我呢,无可奈何才是真的。
谁叫我做不到和你一样,身在高高的云端俯瞰芸芸众生,一边窃喜一边嘲笑。我做不到。只能是风里雨里地奔波,快乐也好,悲伤也罢,忙碌依旧。
我实在是再现实不过的人。心安理得地沉溺于返家时一碗热汤的安逸。

11月11日。多云。时而阳光时而雨。
六门功课呼啦一下就过去,一身轻松好似卸下了包袱。真不明白为什么学校还要安排晚自习,一下子放松了精神的我们怎么还静得了心?
可也许老师说得对,我们的苦日子要到明年六月才熬出头。
不管。抓起书包冲出考场,三下两下回到家。望着窗外的天色发怔:我是闲人,晚自修与我无关。
闲人闲人,我看也只有你才算得上真正的清闲。无牵无挂,冷眼看风起云涌和人世沧桑,漫无目的地做环球旅行。
直到遇到那个叫太公望的道士,冷却多年的血才重新开始沸腾。多少年来头一遭认真,举起了手中的雷公鞭。
原来你终于等到这一天,随心所欲地发挥真正的实力。原来你也一直在等,原来你并非认定要置身事外。
原来……
那么最后一切归于平静,你是不是再次东游西逛,再次孑然一身?

11月12日。晴。伸手接住干冷的空气。
我没有放弃追求,从没有。虽然我清楚到头来也许什么都是空。
我的生命有限,等不来多少年。所以我没办法和你一样等待,哪怕希望多么渺茫,也要在幸福的边缘徘徊,
这时我抬头,以为你会在城市的上空。
结果天空荡荡,只有白云在悠闲地散步。
我有点怅然若失。遥远的彼方没有人迹。世界安静了,只有风吹过树叶发出沙沙的声音。
我又恢复了以往的生活,七点一刻到校,九节课后回家,吃了晚饭点灯做功课。一如既往。
考试近在昨天,我却很快适应高三这样周而复始的紧张频率。
微笑了思忖:你,对于那种远离喧嚣的日子也习惯了呢。走了伏羲,还能照样气定神闲。

人的一生,长长短短几十年,总有终点。
我想至少等我老来回望,可以欣慰,这世界我曾经来过。幸福,曾经是伏在我手中。
所以我还会继续找,用我剩余的时间一直找一直找。
或者,你会坐在遥遥的天边,看到后,说,我见到了一件有趣的事……
倒置的沙漏一点点往下泻,走到尽头还要多久?
谁知道。

寂静绽放,那一朵彼岸花
高高的城墙开着娇艳的蔷薇,爬上去伸手采摘,一不小心刺伤了手,渗出滴血的鲜红。
血色的蔷薇,也许是不可亵渎的花。只能隔岸远望,看着它的美丽无方。
妲己啊妲己,我不够聪明,读不了你。
你站在门后,露着一丝神秘的笑。一眨眼,就不见。

11月13日。晴。无风,晴空万里。
抬头看天没有云。双手插在口袋,悠悠然行走。我从来就是不紧不慢的人。眼看还有十秒就要打铃,眼看还有十步就到教室门口。
虽然我明知自己不可能如你那般纵览全局,明知自己不具备那种能力,却还是不经意模仿了你,一时间还没有察觉。
你站在楼上笑,一直在笑。我睁大眼睛想看仔细,却因太专注而使那张笑脸渐渐浅淡。蒸发成空气里的云雾,退散后消失得无影无踪。
你本身就是封神中最大的一个谜。所有人的目光都被你身后的问号吸引。层层的疑惑,重重的不解,最后换了深深的感慨,种种的恍然。
追了一路后才明白我被骗了,败在你缜密的心思之下,心服口服。

11月14日。晴。手表走走停停。
手表坏了很久,时走时停。出了门也不知确切的钟点,揣怀了迷茫的不踏实感。
其实我明白自欺欺人很容易,不过是要骗自己相信时间没有在走,世界没有在变而已。也不需要什么装模作样的演技。
可时间没有等我,它才不会我我停留。
六十年后,恐怕我们都已经憔悴了容颜,叫岁月在脸上留下纪念。六十年后,只有你还在海角天涯,无声绽放。春夏秋冬,岁岁年年。
六十年后,依然是你席地的长发,和魔魅的眼眸。却比六十年前更多了诱惑。
你,知不知道,妲己。有多少人就此被你勾引?
六十年事过境迁,六十年沧海桑田。六十年,我不愿承认也不愿想象,会是怎样的局面。六十年后墙头的蔷薇依旧,观赏的人呢——还在不在?

11月15日。晴。风掠过风铃。
一阵风过,一串清脆悦耳的叮当声。
这时候心里一片凉,莫名心悸。
我们,是否已经脱离了道标?阳光,空气,水,这星球是否各处都有你的味道?
世间最善变的不是六月的天气,而是人心。更何况是你呢,举止言行不着痕迹,轻易骗过所有人的眼睛。
女娲操纵历史,你在玩弄感情。
彻底输给你。不单只我,还有女娲,还有伏羲,还有全天下。
当女娲为了回家竭心竭力,当伏羲背上沉重的担子缓不过气,当世界都停止呼吸,只有你,还在莫测地笑。
一阵风过,我闻到花香,听到花开的旋律。

被刺伤的手指血没有止,渗出的鲜红竟然和那风中的蔷薇一般无二。
是不是,那花瓣的颜色,本来就属于那些想征服它的人们?是不是,曾经有无数人为它滴上令人心碎的血珠?
是不是啊,妲己?

不论时间走了多远,你确实在我身边
地图上陆地的边缘,有绵长的海岸线。很长很长,看不到终点。手指顺着它一路蜿蜒,走过世界的大半片天。
你在哪里,杨戬?
就在我身边。

11月16日。多云。余光洒在屋顶。
今早的阳光很淡,透过云层落下浅浅的光辉。对面楼房的屋顶上铺了一层金色的地毯,煞是漂亮。
微一转身看到你站在面前,长发闪闪发亮。
我笑了,眼睛弯成好看的月牙。近来可好?忙碌是否?可曾抽空去看师父父亲?
你陪我喝过一盏茶,闲话些家常,就起身要走。是吧,这个小屋子圈不住你,你始终还是要到更高的地方去,还有许许多多的人在等你。虽然我很想自私一把,留你一次,却还是缄了口,什么也没说,不愿绊住你的脚步。
天地间有沙鸥自由飞翔,勾画出优雅的弧线,逐渐消失在我眼前。
走好。记得常来看我,记得要多保重。
送你出门后倚靠墙边,目送你远去,留下一个蓝色的背影,映着层层的光晕。
因为你是唯一的。我清楚自己总为你留下一角,屋门总为你随时敞开。
是啊,你,和所有人都不一样。

11月17日。把“爱”字握在手心。
曾经那样固执地相信,“爱”和“喜欢”是不同的,和任何一种感情都不同。“喜欢”可以只维持一秒,而“爱”应该是亘古不变,一生一世的永恒。我这样想,哪怕只是一相情愿地以为。
那么,“我爱你”,可以这么说吗?
我知道自己对太多事都无能为力,更不必说去见证那些悠远的词语。天长地久或永垂不朽,我并不能允诺。任何事都只能做到再说,再多的信誓旦旦不过是空挡一片。
那么,“我爱你”,说这样的话也许我真的没有资格。
想来我也是浑身缺点的人。任性懒惰,自负刻薄,和大多数人一样有着一二三四的小毛病,和大多数人一样习惯装模作样地掩饰。直到我遇上你,直到我认识你,直到一路下来我小心翼翼地陪伴你,终于豁然,终于明白,终于了解原来谁都一样。人无完人,否则自我的存在也偏离真实。
无论是你不堪回首的童年往事,还是你谜一样的身世,或是你身为妖怪的事实,都一样样背上,落得累累伤痕。
所以不论别人怎么说你太过自我,我始终坚持,那不过是你示于旁人的面具,自卑的内心从不揭显。
其实,你,和所有人都一样。

11月18日。凝视窗外风景。
还是伏在窗前,凭风而立,也许那一抹蓝会在我不留神时忽然出现。
如果世人皆如此,我又缘何独独留恋于你?到底是因为恰恰翻开封神,给了一个时间上的契机,还是因了你本身的沉重疼痛的创伤?
我不知道。我是真的不知道。
我只是——只是想看你的快乐,想看你的笑容,就好。
你是杨戬啊。不管你有着怎样的真实面貌,不管你究竟是人是妖。我说我爱我喜欢,就认定不会因这小小的理由出尔反尔。
你是杨戬啊。一直是我一心牵挂的人啊,永远都不会改变。你全部的全部,一切的一切,我都接受,绝不讨厌。
你,是杨戬啊。
所以,你,纵然和所有人相似,于我而言也与全世界不尽相同。

当流行划过天际,心中默默许下心愿,只为你的幸福。
独处的时候会寂寞,感觉孤独。穿着笨重的衣服搓着双手,掌灯写下心里的点滴涟漪。然后就克制不住地想你。想你会去哪里,想你会是怎样的心情。想着想着一种莫名的温暖袭上身,忍不住哭了出来,是触及不了的柔软的痛。
你在哪里,杨戬?
就在这儿。就在我心里,就在我身边。

斜阳芳草无归处,只是峡关故人情。
我守在原地整整三十二个世纪,延绵冗长的一百万个日夜。我的身体埋在花丛,经过我的是络绎往来的古人来者。我沉默着低头,目睹他们的行色匆匆。
最后我说:请记得你们要比我幸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昆仑山2  

GMT+8, 2018-5-20 20:16 , Processed in 0.032968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