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动漫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5|回复: 0

[评论] 斩不断,那如斯的惆怅 by Sorry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1-14 19:31:0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斩不断,那如斯的惆怅
武王伐纣,一首声势浩大的史诗,在“最初的人”一个默然回首间落下帷幕。回望多少人,多少事,以为尽是嬉笑怒骂的过眼繁华,,却不断触及旧伤,疼痛彻心连骨。
几时树开花?几时人断肠?


欲渡黄河冰塞川,将登太行雪满山
闻仲独自在茫茫天地行走。他的身后是绵延的脚印,摇曳着不知通往何方。他的眼前空无人烟,他只身一人却仿佛掌控了整个世界。几百年,几百年,往事被奔流的历史湮灭,记忆在数不尽的日夜暗淡。任凭一个转身,世纪变迁,人事烟消云散。
他以为自己会一直这样走下去,漫无尽头,至死方休。可这时有个人冲上来狠狠地给了他一拳,气势汹汹地骂着闻仲的是非对错。醍醐灌顶,跌撞了满怀的恍然。
那个人叫黄飞虎。
从此闻仲不再寂寞,两个人相互拍肩仰天长笑,声音响彻云霄。飞虎大刀阔斧,闻仲沉着稳重,彼此有着一种英雄惜英雄的感动。
闻仲以为这样的日子至少还有几十年,那个人会一直在身边。可这时出现了妲己。她玩弄心计地支使着手段挑拨他们的关系,避重驾轻地将殷收于股掌。飞虎叛逃了,他背对着殷说我们将会走上两条截然相反的路。
于是闻仲又孤单一人,行走在混沌的路途如履薄冰。光怪陆离、模糊不清的世界,大笔大笔地涂上了形与色,被构解地支离破碎。
他说他害怕了,不敢与整个金鳖为敌,因为飞虎已经不在。
是因为寂寞了。本来有个人在身边支撑着重量,再沉的担子都不惧怕。如今却无处可退,天平倾斜,追求在另一头遥不可及,背过身去是不计其数的空虚。
于是光阴荏苒,云烟沉浮最后也不见了踪影。再相遇时,甚至不及感叹流年飞逝。飞虎冲上前打落了他的面具,和多年前一样。可是他应景不再是从前的闻仲,他也不再是从前的飞虎。都老了。
无可奈何的是物是人非的沧桑。不得自由的是欲罢不能的灵魂。
最后闻仲到达终点。他抬头时,仅天边一只孤鸟在哀嘶。

遥见仙人彩云里,手把芙蓉照玉京
申公豹坐在云端,环望四周,露出洞悉一切的笑容。他手指前方浓云,说老子就在那个方向。
传说中昆仑山在天的中央,居住着无数仙人,尽是琼玉回廊。
可老子不是。他一个人隐居桃源,睡过风流云散,睡过事过境迁。以为他无拘无束,心无旁骛,以为他可以和世界断了联系。然而那些都只是以为,分明与事实背向而驰。
千年化烟,历史兜转轮回又折转到新的起点。老子说他遇见了一切,就倦怠庸懒地冷眼旁观,放任这世界的变迁。无能为力也无可奈何,厚厚的史书后是一双庞大的手,支配着故事一直在写。他自认无法改变,更何况厌倦了无数次的重复:轰轰烈烈,后是无人荒野;毁了旧的王国,新的纪元再度构建……漠然而已,再不会沸腾鲜血。
老子是无为的,无为却不是无谓。他合起眼睑背转身去,满可以两手空空摆出事不关己的姿态。他疲倦了,看穿了历史的反反复复,摸透了世事的无常变故,一头睡倒在羊群中间,置身自然,呼吸着这个空间的清新空气,另一面却追逐着女娲的梦境,小心翼翼。
有一天他忽然苏醒,闭着眼随申公豹走向蓬莱。因为有个人曾经对他说要建立没有仙道的人间,即使不能拯救未来,即使人类走向终结,什么结局也要任其实现。
那个人最后也留了一双寂寞的眼,守着风起水涌和云消雾散。无所谓从今往后,不插足,尽相候。
于是老子也遥望天空,是否普降大雪,虽然他曾经放弃面对前路的崎岖坎坷。
行路难,行路难。多歧路,今安在?
行路难,归、去、来。

古来圣贤皆寂寞,惟有饮者留其名
伏羲站在岔路口,风开始改变方向。
该往哪儿走?
即使他随着时间走了那么多年,走到连顽石都风化了棱角勾画出圆转的弧线。即使他曾经拼命驱逐女娲重建仙界,今天还是放慢了脚步,问要往哪儿走,且向何处行。
他只想做个普通人,岁岁年年将炎凉事态收于眼底,却也撒手不管。
伏羲是奇特的。在那些繁琐不清的线条之间,迎来太公望,走过王天君,又有王奕匆匆一瞥。层层叠叠堆砌在一起,经过复杂的相互牵扯和相互妥协,最后伏羲两眼朝天出现在众人面前,轻蔑淡然的口气震惊四座。
始料不暇,措手不及。
左边清晰坚定的眼神,右面古怪漆黑的眼圈,两处是同样的凄凄然。多年前那个神色空洞的影子已经踪迹不见,只有两种相悖的灵魂漫无目的地纠结。
身体早已变换,面貌饱经风霜,却仍被女娲一眼认出。从前的伏羲旁人不得见,如今的他依然不被了解。只见他大笔一挥布下万仙阵,双手一合释放太极图,消失之前仍挥一挥衣袖,自言也罢也罢,我的存在与否已无关兴衰存亡。
真是奇怪的人。折腾许久还是叫那股痞子气占了上风。将计就计地人间蒸发,藏匿身形,摆脱世间的纷扰与桎梏。
或者仅是“懒”矣。把种种麻烦的包袱抛给他人,自己情愿无所事事地东游西逛,情愿目睹潮起潮落依然袖手旁观,听风的声音呼唤从前的伙伴。背后是大写的离愁别绪,浓得吹不开,化不散。
有时候真的不知道他会在何处停留,也许目的他自己也不清楚。只当某天走累了回望天际,看到云烟缕缕,垂首低眉间把心事展了又收起。只当某天静坐桥边,手握钓竿,持酒高歌:
举杯消愁,愁更愁。


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英雄,问楼外青山,山外白云,何处是唐宫汉阙。
小苑西回,莺唤起一庭佳丽,看池边绿树,树边红雨,此间有舜日尧天。
四面空荡荡,一心茫茫然。人在高处不胜寒。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昆仑山2  

GMT+8, 2018-12-17 16:34 , Processed in 0.100294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