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动漫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3|回复: 0

[评论] [贺][1.14师兄生日快乐]采叶枝上头,撷香花丛间 by Sorry

[复制链接]
发表于 前天 19:03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采叶枝上头,撷香花丛间
——师兄生日贺



这一秒,我穷尽思考,脑海了不外乎那些华丽繁冗的辞藻。然而下一秒又不禁自嘲,想来自己对这个人的爱,已经完全不是紧张无措就可以形容,沉淀在心里的,弥散开的残酷味道,好像几世纪那般遥远。

而我又怎不明白真实的距离,三千两百年的绚烂烟火,历史上确有其载的一个名姓,以及藤崎龙笔下的那个男子。我记得了谁。我牵挂了谁。哪一个瞬间忽然飘缈。习以为常地想念直到今天,有些语言转为沉默压在舌下,反而珍重。

宇与宙。时和空。你在何处微笑。我时常想你是否注意到人世间,寒气铺展的陆地上,有我在祈祷。每一年的一月十四日,每一句的你要幸福。

我有很多话,最后却浓缩成最简短的四个字。因为害怕自己的唠叨会牵累你的工作,所以连祝福也显得小心翼翼。

原谅我已经忘记怎样堆砌好看的字眼,原谅我的口舌笨拙。你知道女孩子在喜欢的人面前总难免羞涩。我本不是会脸红的小女子,偏偏遇见了你。杨戬师兄。

总是幻想有一天与你擦肩,纵然全世界沧海桑田。总是忍不住打好舞台筹备了剧本,一字字斟酌,在心里反复预演。

——如果我们,在这个冬季的街头不期然重逢,我如何同你打招呼、笑着说什么,而你怎样回答。

第一句,是你还好吗。

我知道时间的缝隙,在这些岁月里纠生出无数隔档的片断。频频回首,一位山崖绿水间可以看到那抹熟悉的身影,却终只有一段段记忆里的幻象,重新拼合成动画一帧帧播放。

有那么一两次,景正好,风岧岧。那影像忽然立体起来,从印象里跳出来,像真实的存在,却不忍触摸。

你还好吗。相距我呼吸的世界,已经远远走开三十二个世纪。而我遇见你短短几年,从那样小家子气的追逐渐成如今深沉的积累。你站在光阴的罗盘,咬合成发亮的一点,屹然不动,冷眼看世事变迁。而属于我的年华平稳地前行,一圈又一圈,长了一岁又成熟了点。可是却不愿就此错过,死死地扭身看你,哪怕越来越远。

仙人的生命有多长,至少不像我,数十载就觉得累重。在那个地方你两百岁,有许许多多的过去不能背离。如果仙人的年龄可以无止境延长,那么到今天已经整整三千四百年。这期间是否一帆风顺,你用什么样的表情微笑,用什么样的姿态烦恼。是不是快乐,是不是满足,在忙碌的工作中抽身的间歇是不是想这样也是另一种自由。

请不要吝啬一句“我很好”。请不要见外地说“多谢关心”。这本就不是值不值得的问题,早已经成了习惯,系着血脉和着心跳,连斩断,都不能。

第二句,你可曾把我记得。

我相信我清楚你的一切,一丝头发一个指关节,又或者你一两点的脾气,悲或喜的情绪。可我从不敢宣告怎样了解你。那些心心念念呼唤你的人们,那些付出了不求回收的感情,我仅占了其中无比渺小的一份,又如何与他们相较。我只认定你是我的最重要,最不能割舍的一部分,给我努力走下去的勇气。你可知道。

我相信我可以把你过经的细节描绘,即使中途又多少心痛阻碍以致喑哑了声线。太过熟稔,又不堪重负,让我畏惧承认自己会有多明了你的过往,那些故事吊住了口唇以致发不出声。作为一个把目光停留于你身上的人,这些大约是过于平常的东西,不作任何骄傲的资本。可我在这里,用自己的方式轻咬你的名字,这几个三百六十五天,分分秒秒、时时刻刻。你会不会记得。

杨戬师兄。你的芍芮小师妹不过是凭空的杜撰。我分明不愿接受还是无法否认的事实。玉鼎真人师父已没有多余的精力可以分给旁的弟子,而我只是不知耻地在自己虚构的位置,对你说辛苦,给你全部的照顾。纵使你不需要,纵使是一厢情愿。

我是平凡的女子,那个仙界只能在心里架起。昆仑金鳌亦或蓬莱,碧落里漂浮的三座岛,我不能得见,更不必说想要踏上那片土地。那里本非我可以涉足,我本就归属这人间。倘若这也是命,那么我想念你也是躲不掉的结,我不曾后悔也不会踌躇,只是笑得直走义无反顾。

我猜你不会说你记得,我猜你不会说你明白。我奢望的是你轻轻一个颔首;哪怕不是为我。又或给我一个自信的笑脸,告诉我一切都好,勿需挂心;哪怕我依然不能放弃。

第三句,就这样就好。

我的欲求而不可得,我们覆水难收的思念。也许你知晓,却只得会心一笑。我在离你这么远这么远的地方,如何把心情传达,到今日仍免不了俗地困扰着我。虽然早已想过,这也是最恰当的发展,这也是最合理的局面。却还是有各种各样的蠢蠢欲动的不甘心,不留心就排山倒海。

恐怕你无意间的一瞥,听闻那千万声的呐喊与喝彩,看见盛大的欢迎和热烈。曾几何时我也是如此,以为那就是我要的途径。后来才发现那些纯属徒劳,反给你添了不必要的烦扰。我花了太多的时间去学习,怎样安静不语,却给你无声的支持。

没有其它发生。在你空白的心中,一笔一笔填上朋友留下的色彩。我是不相干的人,终只能沿着自己的轨道,然后为你的一举一动高兴或者难过,却还是无干无系的。

是不是太傻,才会一次次在心里排演。把自己设想在距你咫尺的位子,妄想在其中占到一分自己的主笔。可你还是如此,顾自平稳地生活,这样那样这样,都是你的。因此我又什么理由去改变。假使我追寻的就是原来的模样,就更不必伸手去渲染那些有的没的。

你就是那样的杨戬。我就是这样的芍芮。所有的交集,仅耽于我单方面的祝福。

就如此便好,是不是。

就这样足够,是不是。我问自己的时候忍不住伤悲。是欣喜裹着甜蜜、内里痛涩无比的眼泪。

请不要给我一丁点明确的答案。我怕迷失方向。连自己也无法分辨,这样子去爱一个人,对错以及是非。

最后一句,是请保重、请走好,再见。

总有一天,我会离开封神,走自己的路渐撤渐远。有一天我再看不清轮盘上的点。有一天我会如何默默告别。

我知道这一天不是末日,它总会悄无声息地来到,甚至不被觉察。即使强烈地感觉到,仍不会也不能反抗,这是我的人生。

既然陪伴你跟着你的影子那么久那么长,就应该深知相聚离开终有尽头。早便说过,你教给我的,我会带着一路走,不回头。

直面狰狞。这是我亲眼在你身上目睹的悲剧。尽管你常变作旁的面貌去掩饰,真想依旧毫不留情地抽丝剥茧。赤裸裸的惨烈,陡然的转折。错愕的过程一咏三叹,然后不知如何是好。安慰,哭泣,还是强颜欢笑。可是柔软的外壳下拨开了核,我看见你的坚强。不做假装,不是无辜的牵强。你教给我的一切一言难尽几言都难尽,就让我携着这满溢的感受勇敢地离开,哪怕永不再见。

我说请保重请走好,而非请多保重。是害怕程度副词的重量,会让我无力担负。我说再见,却不知道再见的日期。

没有归期,我也会独自上路。我想我说这话的时刻必定自信非常,如同见到你站在山崖绿水间那般不被触摸的温柔,却被触摸的情感。

无需道别。你转身的须臾,苍穹飞鸟的痕迹,白与青的和谐,和遥远的来自周的烟花声,由神经到心脏渗透进去。

没有说的,我爱你。

谁曾经把普贤的一生形容作一场烟火的表演,你却合不上这么空灵美丽的事物。你是荼毒的曼朱沙华,你是浩瀚的无岸汪洋。你不是璨烂的珠钻,也不是古朴的玉石,而是穿在心里的朱砂。

时间从不停驻,它兀自行走脚下的路延伸得很长很长。然后庭院里的花开了又谢,泥土溢着芬芳,一个冬天染红三两枝血梅。那浅笑的女子,数着花瓣心事好好地反复酝酿。

一句话,三个字,在任何人口中都难以启齿。

有人说人类按自己的伦理观念把“情”分为亲情友情爱情。而剩下许多边缘徘徊的复杂就变得一言难尽。

譬如我爱你,以什么样的身份立场。比如亲情——作为一个口称你“师兄”的人,把你当兄长一般仰慕的小师妹,又如何去说我爱你。比如友情——想成为你的朋友,你会否认同,还是满不在乎,我的唠叨你不需要,又如何去说我爱你。比如爱情——我们之间的交集怎样划定,还是装不下任何详细,从开始就剥夺我站在你身边的资格,又如何去说我爱你。

三个字,始终不会去提,情愿和好地收拢成为一个人的秘密。

游弋在风隙的这份感情行色匆匆。结果却混沌辨识不能。所以缄口,所以沉默,所以依然誊空。

早那么久以前就决定隐忍不说,不如亲自雕琢,越清晰越模糊。清晰的是信念,模糊的是期限。

我爱你。静谧而铿锵,然后扩张再放大。

不管你可有注意。

杨戬师兄,生日快乐。

一月十四日这个日子,我在心里刻下了印,不假思索脱口而出,然后再三百六十五天的等待中看到欣慰的模样。

你的好或不好,你的快或不快。都那么沉甸甸地念叨至今还是抛不开放不下,成了最矛盾最不得解的判断题。只有逃离和继续的选项。

于是在恍若你站过的山崖绿水间采叶撷香,笑着对天空说生日快乐。

传递到三千两百年前,传递到遥远的蓬莱,传递到亘古的乾坤世界。

所以——你要幸福。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昆仑山2  

GMT+8, 2018-1-16 21:42 , Processed in 0.252691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