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动漫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25|回复: 0

[评论] 左手时针罗盘,右手螺旋笔记本——记我看封神一年零六个月 by 樱庭光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2 02:03:40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左手时针罗盘,右手螺旋笔记本——记我看封神一年零六个月

   一年长不长?
  不长。
  四年长不长?
  不长。
  又不长。
  千年长不长?
   ……

    他说,他要建立没有仙道的人间。他几乎成功。或是已经成功。
       他是我遇见的最初与最后的人。
        转念一想,与那另外一个留守于人间的懒汉相比,他实在远不及于他那几年苏醒一次的无为。或亦无谓。

一年前我开始看封神,确切点说是一年零六个月之前。一年零六个月之前我窗前的那盆柏树还活生生的,在今天看来它们早就死了。枯黄着细小的叶子,凄凉。它们在一周后被扔进了废品箱。那整套二十三部封神,却仍然崭新地躺在我的抽屉里,不知是否已经粘满了灰尘。或许我今后也不会再去把它们细细地翻一遍,它们已经成了我记忆中的一部分,忘却不了,挥之不去。
一年长不长。左手的罗盘转了几万个圈,回头一看只有一颗星星划下天空的一角。时间线上的渺小一点。右手的笔记本撕下一张扉页,又是崭新一面天。随时可以伸手触及,转眼可以忘记。
我的世界偏离轨道走向新世界,离那二十三部封神越来越远。
身后是血红色宏伟的整个夏商周,离他们越远,越有真切的渺小感。从成汤开始到纣结束,时间一直在走,历史一直在写,没有人知道时间线的那一头的甲乙丙丁,没有人知道历史的背后的子丑寅卯。历史所要做的是毁灭英雄,或许也在毁灭我们。
就算伏羲走了那么长的路一直走到现在,那个世界依然是毁灭了的。一个人永恒的生命无力带动历史延续,也改变不了任何已经发生过的事。哪怕昨天还是似锦繁华,今天已经事过境迁。许是无人荒野,许是新的王国。
老子说,三千年,四千年,轰轰烈烈的骚乱过后,一切化为乌有。难道知道会变成这样,你还要这么拼命吗?
多好。随波逐流,什么都不干。在绿莹莹的草原上晒太阳,在软绵绵的羊背上睡觉。安于那样的生活,会不会是芸芸众生最崇高的理想?光宗耀祖,名显天下不过是一时风靡,又有多少英雄被世人万年传颂?兵荒马乱的时代中,有多少人会去怀念过去的英雄?人们疲于逃亡,无力回天。不如无为一次,做个庸碌之辈,只当今生白活一场。
有人大声说“不”,声音洪亮得响撤云霄,回荡天外。那人名叫太公望。是啊,有华贵的轿子坐当然没人愿意走泥泞的土路,有白花花的银子拿没人愿意与淡饭粗茶厮守。人们猥劣地对金银珠宝流下了最后全咽回肚中的口水,顾做严肃地教育下一代说“你要好好努力读书,以后赚大钱给爸爸妈妈买那些首饰。爸妈没钱,今后就靠你了!”那人又说这并不是他的初衷。我知道,他说过,他只是想建立没有仙道的人间而已。可是,在灵魂的最深处,不变的仍是不安于现状的心情。虽然起点不同,但是用的是同一条跑道。那种心理在那些在竞争中撕杀的人们的内心里大声嘶吼,占据了这个世界,让这个世界充满了竞争。什么仙云野鹤的日子,哪个穷山区里的人不想走出那山坳坳?美名其曰“不枉此生”矣。
多么积极向上的人生观!难怪爱封神的人大多热爱生活,原来是被藤崎龙那健康的思想感染了——这一点由贵大人走在了另一个极端,虽然方式相同,但她身后的FANS几乎全染上了一些原本不存在的颓废习气——可见日本漫画家的影响力。
可惜的是,我太不学好,爱了颓废的味道,失了最爱的封神的生气。
谁都活着,可惜他已经迷失了方向。
他说过,他要建立没有仙道的人间。他几乎成功。或是已经成功。
他是我遇见的最初与最后的人。
转念一想,与那另外一个留守于人间的懒汉相比,他实在远不及于他那几年苏醒一次的无为。或亦无谓。

    但无论时间怎么走,封神是我此生遇到的第四部令我痴迷不已的好漫画,我会把它们永远整整齐齐地安放在抽屉里,或许几十年以后再翻开,已经是虫蛀满卷。
       那又怎样。
        我们用一生来等待某些东西,等得到等不到的是结局,只有统一的过程都是幸福。

四年前封神完结,对我来说好象是几十年前的事情了。大概是十年风水轮流转,如今的漫迷有多少还记得当年红透半个亚洲的《封神演义》?又和扫盲漫画《圣斗士星矢》这样的开山立派之作大不相同,流行漫画与经典漫画的差距或许就在于此——但话说回来,对于漫画这个世界,哪部经典漫画不是流行的演变?时间不停地磨合这一切,人们难以忘怀的才是经典。今天离《封神》开始连载已经有七年那么长了,不过我不愿意看到一部漫画从起步到兴盛再回到衰竭只有短短的七年。——太快了,眨了一眼。或许对于很多漫画来说这已经很长了罢,或许这对于见异思迁的我们来说已经很长了罢,只有刚刚接触这一切的新人在发誓说我爱封神一生一世,就好象恋爱中的情侣挂在嘴边的甜蜜誓言,若是三年以后,那些当初的新人早已忘记了黄飞虎是何许人也——太公望估计是忘不了的,毕竟是太特殊了。注意,是“太特殊”,不如某些可以模仿的“普通的特殊”(如绫波丽)。他们在出世前是极特殊的,但由于其思想容易渗透与理解,所以容易成为被COS的对象。至于普贤,真是特例中的极不可思议。COS渚薰不够彻底,COS和平主义者不够彻底,这个什么都不够彻底说成是不伦不类可能比较恰当,竟然也长时间吸引了成千上万的天真少女纯真的心灵——美形无敌,自古以来便是王道中的王道——当年为普贤请命的时候封神的FANS竟如此集中,普贤果然是“普通的特殊”中的特例。
七年和四年都不怎么长。即使我只走过了十四年的生命,但对于古稀的老人来说,十四年的光阴就只是地铁飞驰的光与影。十四年在以年制针的罗盘上是十四圈,不过是月亮绕地球转了半个月。七年时间可以换三五本日记,如果你懒到一年写一页,估计就会像我一样七年只用了一本日记的三页半。三年是辞海的几万分之一,小,实在是小,曾经的1095天就这么虚度过去了。
我可以在七年里用同一辆单车来往与学校与家庭,道旁的梧桐被一次又一次修剪了枝桠,换汤不换药地长着,或许几年中最大的变化就是渐渐长高的身体和某个同学突飞猛进的成绩。
漫画是短寿的,正因为不曾有人愿意模仿曹雪芹为写一部书耗尽一生,正因为不曾有人愿意制造万年经典千古流传却在身前贫寒,正因为物质社会的飞速发展,什么都短命,什么都急迫。
但无论时间怎么走,封神是我此生遇到的第四部令我痴迷不已的好漫画,我会把它们永远整整齐齐地安放在抽屉里,或许几十年以后再翻开,已经是虫蛀满卷。
那又怎样。
我们用一生来等待某些东西,等得到等不到的是结局,只有统一的过程都是幸福。

    或许千年后我们再次相遇。那时我回微笑地说着似曾相识。
       一千年算不得永恒,但是我把它当作永恒。
        从第一次遇见你开始便成为永恒。

千年亿年以前,有五位外星人来到地球,成了“人之始祖”。他们自相残杀,只是因为有一个独权主义者。每一个独裁者都是孤独的吧,自从灵魂离开了躯壳外的封印,女娲一直孤身一人。她错了吗,只是想回到深爱着的故乡,错了吗。
千年亿年前恩恩爱爱,千年亿年后反目成仇。为什么呢。封神计划只是那两人之间的一局棋,可是其中的一个忽视了棋子的价值。另一个人脚步太快,快到让人怎样奔跑都无法触及。“那些人怎么拼命,难道也是因为你吗?”“或许我们之间战斗的理由,从登陆这个星球起就确定了。”或许女娲从来就无法控制那些自由的人们,那些翱翔的鸟儿。燕雀永远看不见鹄鸿眼中的蓝天,它们的那个世界独立孤独地行走,决定了跟谁走就义无返顾不再回头。
千年前成型了一个狐狸精,千年后与饲主的思想背道而驰。为什么呢。因为饲主要毁灭,宠物要守护——就像封真眉目间自以为是的革命与神威手指间瘦懦但坚强的守护。“勿相忘。”勿相忘。封神计划是棋子与下棋的人的一场游戏,最后棋子们飞腾起身子砸向伸出手指捏住棋子的人。
五百年前商朝的开国元勋成汤,相传与老子制造的少年李冰有千万条瓜葛,他们转世轮回,不变的是互相追逐的身影。成汤是女娲的转世,又说女娲曾转世为各个改变历史的人物,包括那个天下第一痞子。纣王是历史的牺牲品,又是好色的牺牲品,先因为一首赞美女娲的诗而被灭国,谁不怨女娲的自私?后又见国泰民安的世界被一个妲己搅得黄沙漫天遮住眼,谁不怨妲己的心狠手辣?
她们错了吗?一个想要回家,一个想要圆梦。错了吗?
在强大的力量面前,真的是“无论怎么做都是这样的结局”吗?
世间真的没有对与错,错的是时间的奔流与历史的误导。
千年后那个留下的始祖,在山的顶端眺望世界,他在想什么呢?或许是什么都不想?无论怎样,今后的他,会一直代替离开的那四位伙伴,看着这个星球日益成长起来。千年成就许多事,毁灭许多事,有时物是人非,只是那双寂寞的眼睛一直看着这个世界。
或许千年后我们再次相遇。那时我回微笑地说着似曾相识。
一千年算不得永恒,但是我把它当作永恒。
从第一次遇见你开始便成为永恒。



曾经有人用G笔颂出一曲武王伐纣的史诗,在上个世纪末燃放三十二世纪前的烟火。
曾经有部漫画如晚霞红透半边天,在新世纪的第三年光华隐没。
曾经有群人痴爱这部漫画,团结在一起气势之大锐不可当。
十年,百年,千年后又怎样?
左手仍是时针罗盘,右手依然是螺旋笔记本。
千年之后一切尽化尘烟,此事此梦,留给后人说。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昆仑山2  

GMT+8, 2018-11-17 07:16 , Processed in 0.081866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