昆仑山动漫论坛

 找回密码
 注册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74|回复: 0

[评论] 战士及战士之外 by 我爱天化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8-2-10 01:20:1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战士及战士之外
——黄天化无责任乱评


初次见面时,以为绝不会喜欢上他。
那是在敌方墙头,黄家次子随随便便大大咧咧地蹲在那里背向敌人叫着老爸,现在想来,若是换了个标准玉树临风型的帅哥,必将演出一幕墙头马上的惊艳。但这位想象中应该略带稚气作道童打扮的黄二公子,却扎着头巾,一条伤痕横贯鼻梁,叼着半支没见冒烟的烟,怎么看怎么象街头一抓一把、吊儿郎当的小混混,离我素来欣赏的冷静理智型简直相差十万八千里。于是当他握着两根类似星球大战中激光剑的莫邪(ye)宝剑随太公望一路杀来,勇则勇矣,我给予他的关注却比给瘪气人偶太公望的更少。
直到他们对上魔家四将。
再怎么说,一对三也太过勉强,因此看他对敌受伤,恪尽职守,最后却不得不被哮天犬运回昆仑治疗,也不过暗叹一声:力战型的果然比较弱。
但当哪吒、雷震子纷纷失去战斗力,西歧形势转为下风时,我却看到憨态可掬的哮天犬前站着——黄天化!不容置疑的坚毅眼神,伴着一字一句掷地有声:“我不是个会轻易认输的人,我们再战!”那一刻,不禁为他动容,浑身热血似乎也被他这句话点燃,他自身如何热血如沸更是可想而知。正如道德真君所言:“他可能是个天生的战士,就算不会赢,他仍然奋战到底。”乘战斗的间隙回到昆仑,即使已遍体鳞伤,却只是吃下止痛药,缠上绑带刻不容缓地赶回战场,一心所持的,只有“我不能输!不能输……不能”的强烈意志。
因了那一瞬的感动,开始有一点喜欢上他。
接下来呢?又是战斗,了无止境的战斗。作为战士,他当然不会也无法逃避。他的出场,不算太少也决不算多;本身的机智善战(比如上面所说那场到最后利用混元伞反弹,又比如在打赵公明时找到“女王蜂”)也常常湮灭于太公望的机变百出和杨戬的千变万化之下,因此直到感伤过玉鼎的仙逝,叹息过闻仲飞虎的友情,才蓦然发现不知何时,天化的腰上已缠上厚厚一层绑带(连什么时候受的伤也稀里糊涂,我惭愧,我汗死……)。鲜血不断渗出,染红腰、腹、腿……攻占朝歌前,突然插进的内心独白,终于让我得以窥见放浪形象下的真心:原先支持着战斗生涯的信念,如今信念动摇后的茫然,我都看见了。为谁而战?为什么而战?随着幼时引领自己的高大背影倒下,这些问题搀杂在止不住的鲜血中,不断逼迫着天化去寻找答案。不像哪吒一般天生好战,随便找个人就能打上一架,藏在天化心中的是父亲一句激励的话语:“你要超越我!”这是一直支持他活下去的理由,也是他无法逃避的宿命。
于是,在鲜血般的晨曦下,带着鲜血浸染的身躯,带着逐渐朦胧的双眼,带着再度坚定的信念,年轻战士与昔日王者一决胜负,完全抛开了殷周的对立,不如说这是一场两个男人间的对决。作为武成王的次子,而非昆仑山道士,天化终于做到了——超越他的老爸!
莫大的讽刺是,就在他安然闭上双眼时,却被一个说话也断断续续的无名小卒来了个一箭穿心——看到这里,我也不禁想放声大笑,同时又想放声大哭——天化,你竟然是这个死法?!真是被道德真君一语成谶了:“以他的个性,不知什么时候会把命给送了……”惨淡晨曦下,天化也笑了,那是带着自嘲的笑,又仿佛在嘲笑这荒谬的命运:就在自己第一次决定放弃战斗的时候,却再也不能战斗了。其实,既然已失去战斗的理由,能够死在战场上未必不是一个战士最好的归宿——如今我冷静地整理思路敲出这些文字,当时看着曾经活力四射的身躯在太公望手中渐渐散成星尘,又终于化为魂魄,抱不住、抓不回地飞往封神台,那一刻,籍着无以复加的心痛才体悟到:天化,我真的很喜欢你。
迟了一点吗?或许。重温他战斗的轨迹,这一次,终于看到了一个比较清晰也比较完整的天化。真奇怪,第一遍时怎么就忽略了呢?
首先是师徒之情。天化与道德之间,是一种亦师亦友的关系。不管实际年龄如何,看上去总觉得他们更象好兄弟,而不象师徒。道德真君大概是最了解天化的人吧,甚至预料到了他的死,但做为十二仙之一,道德也从容选择了舍生取义,这是给徒弟最后也是最好的榜样。当天化从杨戬手中接过道德辗转托付的莫邪宝剑后,不禁把它贴在脸上,任自己的悲痛之泪将之濡湿。那次是第一次看到天化流泪,好象也是唯一的一次,即使后来黄飞虎死时,也只看到他强抑的悲伤,但这一次,却是无从抑制,可见他对道德的依恋之深。天化在修行的几年中,究竟与道德发生过怎样的往事?实在让人神往。
其次是亲情。重见父亲时,提到母亲和姑姑的事,天化神色郑重地说了一句:“她们是伟大的人。”这真是我始料未及的。天化这个评价,分明是站在她们死亡意义的立场上而言,而不仅仅是自己亲人惨死这个事实的立场。若没有考虑问题时比较开阔的思路,大概是不会说自己的亲人“伟大”的吧?顶多说一句“她们死得真惨”罢了:由此就看出天化的不同凡响来。
另一个触动是打完闻仲后,天化驮着天祥和他一起玩的画面。那时天化脸上,流露出战斗之外的温情与责任心。要知道,当时他自己的心还沉浸在父亲逝去后的悲痛迷茫里,为什么偏偏还能这样强颜欢笑?做一个称职的哥哥,耐心地抚慰弟弟的心灵创伤,实在比作为一个战士在战场上砍杀要难得多了。天化,绝非一个战士这么简单,也绝非只承担着一个战士简单直接的责任。
归根结底,天化给我的感觉始终更象一个人类,而不是一个昆仑道士。他的法宝都如此朴实无华,如此适合他力战的特色,决不会招来“只靠法宝”的嘘声,哪象雷公鞭之类简直毫无技巧,不符合我的美学。只是人类毕竟比较脆弱,不象哪吒,“坏了”可以到太乙那里修理;不象雷震子,经过云中子改造翅膀可以一个个冒出来;更不象杨戬,作为天才道士超凡脱俗,半妖态更是强劲无比。天化没有坚持到最后,早早地流尽了鲜血,但也正因为他更象人类,而更显“真实”。现在闭起眼睛想想天化,浮现出的依旧是那个带着些不羁笑容的少年,背心敞开露出性感的纤腰,裤子开了几道口子,嘴里永远叼半支烟,却从不见他吸——平淡而真实,一如每天都可能会有的灿烂阳光。可能平时不觉得怎么宝贵,直到某个门窗紧锁的阴雨天,才忽然忆起他惯有的活力,暗藏的温柔,和需要细心体会的光辉夺目。
即使被封了神,也还是会这样笑着吧,天化。还是这种表情,最适合你。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昆仑山2  

GMT+8, 2018-9-20 21:36 , Processed in 0.035070 second(s), 18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1-2013 Comsenz Inc.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